您的位置:首页 > 投资快递 >

富士康裁员34万市值跌破万亿 鸿海遭遇最大变数

时间:2018-11-24     文章来源:中国开发区信息网

富士康“退潮”?裁员34万市值跌破万亿,鸿海遭遇最大变数

百万员工的巨型公司靠什么转型?

见识过富士康代工厂换班的人,都会被如潮水般涨落的人流所震撼。如今,潮水开始退去。

据消息人士称,继6月底,富士康科技集团在中国台湾裁员数千人,近期包括富士康在内的母公司鸿海集团计划裁员共计34万人。对裁员一事,富士康解释为“费用检视”的缘故。

“此次集团对费用的检视,范围包括泛鸿海富士康集团体系下属数百家公司,并不仅仅局限于鸿海富士康本身。”在给时间财经的一份声明中,富士康解释道:“费用缩减主要针对集团经营绩效未达标单位及获利表现不如预期的对外投资,并涉及如行政、事务、物流等周边费用,但不包括集团研发及新产品开发经费。”

作为全球最大手机代工厂的富士康此次因何遭遇变故,它的母公司鸿海集团又将如何应对呢?

失也苹果

“富士康的裁员和苹果公司的砍单有必然的联系。”第一手机研究院院长孙燕飙对时间财经说。今年9月,苹果发布了三款新品iPhone手机,旗舰机价格为iPhone手机史上最高价格,“整个业界乃至苹果内部都认为,2018年是苹果销量最好的一年”。

基于这样的判断,为苹果生产新款iPhone的核心组装工厂们,富士康、和硕和伟创投入了比往年更大的准备,来应对苹果预计的旺盛需求。特别是苹果业务占据整体营收50%的富士康,对被推迟到10月底上市的iPhone XR,给予了极大重视。

据此前界面报道,富士康郑州园区为iPhone XR配备了27条产线,为三款机型中最多,产线的是良率是93%,每条产线每小时生产590台手机,每天运转长达19个小时。

富士康将几乎所有产线都押注在iPhone XR身上,在郑州园区仅保留4条iPhone XS产线。富士康深圳观澜园区的12条产线,也随时准备切换为组装iPhone XR。

富士康为苹果准备的将近60条生产线,从来没有全部投入运转过。进入11月,因消费者需求疲软,国内各大电商渠道对新款iPhone信心大减,上市不足一月,三款手机甚至都有1000元以上的降价。苹果不得不调整iPhone XR第四季度的订单,在原计划上减产约500万部,相当于富士康满负荷一周的产能。

“苹果在iPhone XR的大幅减产,自然造成了大规模裁员和削减成本。”孙燕飙解释道,“此外,富士康和硕们还跟苹果有另外一个矛盾。之前谈多大订单,才有相应的加工价格。现在苹果减单,规模化带来的成本效益不在了,富士康们势必提价,而苹果不满富士康、和硕的涨价行为,减少给它们的订单,而转向伟创力和比亚迪。”

这对富士康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恶性循环使得富士康的订单进一步减少,裁员风波进一步扩大。

同样的情况并非首次发生。去年,苹果最初对iPhone X销量预测过于乐观,令许多供应商受损。2018年一季度,iPhone X的产量削减了约2000万部。

富士康也做了最坏打算。据彭博社11月21日晚间报道,富士康内部备忘录透露将在2019年大幅减少开支,最高可能达到近50%,约200亿元。其中,iPhone业务将缩减60亿元开支,并可能有10%的非技术岗位被裁撤。

富士康的锅,鸿海的筐

富士康业绩表现不佳也影响到母公司鸿海科技集团。11月20日,受裁员消息影响,作为鸿海科技集团核心鸿海精密在台湾股价下跌3.3%后,报71元台币,市值缩水至9870亿元台币(约为2213亿元),为2013年11月以来首次跌破万亿台币。今年以来,鸿海精密更是迄今累计下跌40%。

可以说富士康的处境,直接影响鸿海集团的股价,却并非是唯一因素。作为占鸿海精密收入35%的A股上市的关联公司工业富联,股价惨淡,对鸿海的负面影响不可低估。

今年6月8日,工业富联在A股上市,收盘时成为A股市场市值最大的科技股。随后股价一路震荡下行。截至发稿,工业富联报收11.81元,低于上市发行价。

工业富联被富士康创始人郭台铭看好,希望借此向工业互联网转型,摘掉代工的帽子。“希望各位不要说我们是工厂,”郭台铭在不同的场合经常说:“我们不是工厂,而是智能制造基地。”

也正如富士康对时间财经所表示的那样,将“借助大数据、AI及自动化发展成果,目前工业互联网在集团内部推行已初显成效。”

但工业富联能否承担这一重任还有待观察,也曾有行业专家表示,鸿海集团并未将苹果组装业务纳入工业富联,而将鸿海系60家境内外子公司装入其中。这种分割本身就令外界对工业富联的信心不足。

事实上,鸿海手中有好几个“筐”来打包旗下业务——除了工业富联外,还有在香港上市将其它品牌手机代工业务单独出来成立“富智康”,截至发稿市值为72亿港元,比年中高点下跌38%。

工业富联在工业互联网最具标志性产业,精密工具和工业机器人的收入比重仍微不足道。据其招股说明书,过去三年,销售收入分别为9.3亿元、6.5亿元和9.66亿元,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均不足0.35%其,工业机器人产能、产量与销量更是连续三年下降。工业机器人产量从6600个下滑至3500个,销量从6100个下滑至3500个。

这样的表现亦从最新财报中得以反映。财务数据显示,在2018年上半年工业富联实现营业收入约为1589.9亿元,同比增长16.3%;当期对应实现归属净利润约为54.4亿元,同比微增2.2%。

今年6月22日,郭台铭在台北总部的股东会上表示,鸿海作为全球最大的电子制造商,正处于关键转型阶段,将从单纯的制造业转型成工业互联网平台企业。

现状并不容易打破,令鸿海常常陷入顾此失彼的境地。以富士康投资美国威斯康辛创造1.3万工作岗位为例,其背后的代价相当沉重。富士康实际投资在当地的工厂是自动化工厂,只需要3000名雇员,因此平均每个工作,州政府要补偿22-100万美元,到2043年都难以收回成本。

甚至鸿海集团面临的是,代表传统制造业的富士康业绩遇冷,寄予厚望的工业富联股价不振,外界也无法确知这次鸿海的退潮将持续多久,或许要等68岁的郭台铭给出答案?



文章来源:中国开发区信息网 编辑:admin
中国新闻+更多
政策发布+更多
杂志园地+更多
  • 往期回顾: 2017年第18期

  • 往期回顾: 2018年第5期

  • 区域经济+更多